1+7

我愿意为你平凡,或完美。

十八岁生日快乐!

我听过这世界上最动人的四个字,不是“我喜欢你”,而是“易烊千玺”

----by易烊千玺的肥鹤们



2013.08.06出道。

2014第一次开演唱会,你说你们的梦想是做到十周年演唱会。转眼,已经过了一半。

2015第一次开生日会。第一次编舞。

2016年,是你被大众认可的开始。第一次发行个人专辑。第一次以个人名义参加综艺。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从那以后,每年的春晚舞台上都有你的身影。各大榜单上总有你的名字,还不时稳居榜首。

2017,各种资源连续不断,知名度也大大提高。代表zg青年登上联合国,算是一件大事儿吧。各种黑料、攻击也连续不断。四周年演唱会,你说,以前,你们是我的底气,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你们的底气。

2018年,大概是你最忙的一年。两部电视剧,一部电影,各种杂志封面、代言......但这也是你飞速发展的一年。闭关后第一次出镜《幻乐之城》,你的演技得到了肯定。艺考&高考中戏双第一。代表国家参加亚运会闭幕式《杭州八分钟》......

你的成绩,远不止这些。

出道5年,登上各大媒体、频道,3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代表中国青年出席联合国会议,成为联合国控烟大使、艾滋病大使、丹麦旅游大使。参加亚运会闭幕式,成为天猫、华为首位全球代言人,葆蝶家、野兽派等国际代言......

停下脚步,回过头,才发现,你不过才18岁。



现在,你早就成为了我们的底气。

正如你所说的:“哪有那么多一夜成名,其实都是百炼成钢。”你的努力,造就了今天的一切。



成年亦乘风,少年世无双,曾经那个在练习室里挥洒汗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这不仅仅只是年少轻狂,相信天空越黑星星越亮,告诉世界你的名字叫千玺,愿你自在如风,所以的希望都能出现,所以的付出都能兑现,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所以的期待都能出现,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

十八雪面英瞳慧,无量前程织锦篇;少年倚剑踏歌行,不负青春正韶华。

十七岁的易烊千玺已经绝版,祝18岁的你生日快乐!

18岁是一个新的起点,

真正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一心一意,易烊千玺.

红海猖狂,护玺为王.



我们永远会是你的底气

药不能停

神妖play

走由:

请勿上升


解毒是个有趣的过程 




那一年,雪落枝头,红梅傲然。小七畏冷,却愿意顶着风雪跑出佛莲,去寻一株救人命的灵药。


 


那个少年被鬼物所伤,气息奄奄危在旦夕,披着满身的雪花倒在洞府前,小七做不到见死不救,只能迎着隆冬凛冽的寒风,一棵一棵地为他寻找救命的灵药。


 


回到洞府中,这少年却自己醒了,正警惕又戒备地看着他:“你是妖?”


 


小七大方承认:“是啊,怎么了?”


 


那少年神色一变,立马翻身下床,却因为受伤过重一下摔倒在地,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立马崩裂开来,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小七看着他“咚”的一声摔在地上,不禁感到一阵肉疼。他不急不忙地走到少年身边,做出一副狰狞的笑容,故意吓唬他:“想走?现在想走可来不及了,这大冬天的都没有什么吃的,好不容易有个猎物自己撞上门来,你说我能放你走吗?”


 


“你敢吃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敢吃了我,我家里的人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那少年色厉内荏地吼了一通,吼完后精疲力竭地撑着床沿勉强站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小七,看上去凶的要死。小七却不怕他,走近前去一把把他推到在床上,封住他的穴道,笑嘻嘻地说:“凶什么凶?我知道你叫什么,林惊羽是吧?别瞪了你袖子上绣着你的名字呢,我一早就看见了。”


 


林惊羽今年刚满十八,是林家独子,性情高傲要强。这次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独自出来降伏一只五百多年的厉鬼,结果双方斗的两败俱伤,林惊羽最后虽然把这厉鬼打来魂飞魄散,但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倒在了小七的洞府前,被小七给捡了回去。


 


林惊羽被小七点了穴道,动都动不了,又想着之前小七说的要吃了他这样的话,心里一时间凄风冷雨,分外悲凉。想他刚满十八,正处在人生中最好的岁月里,但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一番,就要折在这个妖怪的肚子里,真是天妒英才,让人……


 


“呕――你这个妖怪给我吃的什么?!怎么这么苦?”


 


“苦吗?”小七摘下一片灵草的叶子放进嘴里,略嚼了嚼,顿时脸色骤变,“呸”的一声就把它给吐了出来:“什么东西!”


 


真的好难吃啊!


 


小七不怀好意地看了眼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林惊羽,拿着剩下的灵草到他的眼前晃了晃,随即在林惊羽惊恐的目光中强行捏开他的嘴,一口气将手中的灵草全塞了进去,然后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东西可是我辛辛苦苦找回来的,能救你的命,你可不能嫌弃它,吃,不许吐!全给我吃下去!”


 


此时的小七在林惊羽眼里绝对比恶魔还恶魔,他眼里已经被苦出了泪花,舌头几乎要失去了知觉,在小七的暴力强迫下,林惊羽生不如死地咽下了口中的苦药。过了一会儿,林惊羽就感觉到从丹田处缓缓升上一股温暖的热流,然后这股热流渐渐流向他的四肢百骸,极大地缓解了身体上的疼痛。他明白过来这妖怪是在救他了,心里一时间百味陈杂,不知该作何反应。本来他自小在林家长大,从小到大不知道除了多少只妖怪,可现在他却被一只妖给救了,真是天意弄人。


 


小七倒是不管林惊羽心中这些千回百转的一团乱麻,他只想等林惊羽伤好的差不多了后就把他给踹出去,免得在这儿给他添乱。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第三天,他就遇上了他的死对头谢渊――一条赤尾王蛇修炼成的妖精。


 


谢渊觊觎小七的内丹已久,几次三番的耍阴招都没有把它给弄到手,但一直贼心不死,总想着找机会再次下手。


 


这天天色阴沉,小七在离佛莲洞府不远处的山上寻找给林惊羽养伤的灵草,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正在有些灰心丧气的时候,眼睛的余光一下瞟到了灵草的身影,心中大喜,一时之间竟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等他发现时,后背已经受了一掌,生生撞上了一旁的大树,喉中涌起一阵腥甜,被他勉力压了下去。


 


“谢渊你这个小人!卑鄙无耻!”


 


谢渊嘴角噙笑,半点不在意小七在骂些什么,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小七的内丹,哪顾得上在意小七骂他这点无关痛痒的小事。


 


小七骤然被袭,又被谢渊一掌打中要害,周身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看着谢渊一步步朝着自己靠近,心中全是绝望――完了,这次真的是完了。


 


谢渊正要杀了小七取丹,忽觉背后一道劲风袭来,他连忙转身一掌击出,与来人对了个正着,两道灵力正面撞击,发出的威力让谢渊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方才与自己对了一掌的人竟然是一个人类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居然修为如此深厚,令人吃惊。


 


谢渊一时不知对方深浅,只能谨慎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那少年轻哼了声,不屑道:“竟然连少爷我是谁都不知道?孤陋寡闻!洛都林家知道吗?少爷我是林家林惊羽,这下知道了吧。”


 


洛都林家?!


 


谢渊心里大感倒霉,林家在这一带的名声之大,连妖族都如雷贯耳,这次居然好死不死地遇到了林家的人。谢渊眉头紧皱,又不想放过这次的大好时机,只得问道:“你我二人并无恩怨,你为何要多管闲事?”


 


林惊羽指着小七说道:“我与你当然无仇无怨,可我与他还有一笔账没算。”


 


小七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精彩非常。他又是惊讶于林惊羽的突然出现,又是担心他这样硬撑让伤口复发,还害怕谢渊和他打起来,落得个两败俱伤。以他对谢渊的了解,谢渊一朝得手,绝不可能善罢罢休。果然,听了林惊羽的话,谢渊冷笑道:“可凡是都讲个先来后到,你难道想不讲先后,横插一手?”


 


林惊羽坦然应道:“是。”


 


“你!”谢渊还想在说什么,却见林惊羽摸出一张斩妖符,冲他笑道:“我――有一张斩妖符,你想不想试一下它的威力?”


 


一见斩妖符,谢渊脸都绿了。他恨恨看了林惊羽一眼,又满眼不甘地看了眼跌坐在一旁的小七,权衡一番,终究是慑于斩妖符的威力,黑着脸拂袖离去。


 


确定谢渊真的走后,林惊羽才松了口气。他大伤初愈,根本没有足够的灵力使用斩妖符,刚才那一掌已经是他的极限,之后不过是一直硬撑着罢了。他瞧了眼靠着树无法动弹的小七,忽然笑了,问道:“你这是动不了了?”


 


小七一时警觉起来,问道:“你想干什么?”


 


林惊羽从怀里掏出一株灵草,笑得满脸阴险:“这个东西,你还记得吧?”


 


“林惊羽!林惊羽!你住手!我不要吃这个东西!呸呸呸――”


 


……


 


“林惊羽你这个王八蛋,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乘人之危的小人,心狠手辣、恩将仇报、欺凌弱小……”


 


“狐小七你也忒小心眼儿了,我不过就喂你吃了一株灵草罢了,你就从那里一直骂到这里,你不口渴吗?还有你一个妖精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些骂人的话?用词还挺丰富。”


 


林惊羽背着小七,稳稳当当地朝着佛莲洞府走去。天上下着小雪,在北风的呼啸下打着旋儿落在小七的脸上,冷的他浑身发抖,不由自主地把林惊羽抱得更紧了。林惊羽以前从未与别人这样亲密地接触过,因此身体变得越发僵硬起来,为了忽视心中冒出的不自在,他故意嘲笑道:“你怕冷?妖一般都不怕冷的,你是不是修炼不到家啊?”


 


小七毫不客气地呛回去,说道:“你才修炼不到家呢!我怕冷是天生的,跟修炼到不到家又没关系。”


 


一来一回的,林惊羽好像真的觉得要好多了,至少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了。他托着小七的腿把他往上颠了颠,沉默了会儿,故作严肃地说道:“小七,你好像有点重。”


 


小七被这话噎得一窒,悄悄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捏了捏自己的腰,觉得自己并没有长胖,这才理直气壮地说道:


 


“喂,我这样一个纤细的身材,你居然说我重?我看是你自己力气不够吧?”


 


林惊羽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可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中却氤氲着细碎的笑意,他说道:“好吧,或许是你穿的太多了,都是衣服的重量,不是因为你重。”


 


小七这才满意地轻哼了声,说道:“这还差不多。”


 


说说闹闹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洞府门前,小七恢复了行动力,便自行从林惊羽背上跳下来,一边朝洞府内走一边说道:“终于到啦,可冷死我了。林惊羽你快跟上,我要关门了。”


 


可林惊羽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小七奇怪地看过去,只见林惊羽站在风雪里,冲他摇了摇头:“狐小七,我该走了。这三天多谢你,再见。”


 


说完,他没有再看小七,转身大步离开了。他走的很快,仿佛是怕自己后悔似的,眨眼间便走出了十多米。小七站在门口看着他远去,嘴巴微微张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离别来的太过突然,他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惊羽消失在风雪之中。


 


重新回到洞府,小七却突然感到有些别扭――他居然觉得自己住了一千多年的地方开始变得冷清空旷起来,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他竟然就已经习惯林惊羽的存在了。


 


难道是因为他长的太好看了?所以自己才会觉得舍不得?


 


怎么可能!他再好看会有自己好看吗哈哈哈哈。


 


哈到第四声的时候,小七笑不出来了。他抱着膝盖坐到地上,愣愣地看向前方,一颗心像是被谁轻轻捏了一下似的,说不出来的酸涩——


 


怎么办,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舍不得让他走呢。


 


要不,等冬天过了,就去找他玩?


 


三月后,在距佛莲洞府百里外的林府校场上,林惊羽跪在地上,毒辣的太阳晒得他有些发晕,但他却硬是扛着一声不吭,任由汗水一滴一滴从额头滑落,打湿了他面前的一小块白砖地。


 


“哟,还挺能撑的。”


 


林素坐在树荫下摆弄她的鞭子,斜斜一眼瞥到林惊羽的脸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行,你不说便不说罢。接下来的三个月你都不用出门了,给我呆在家里好好反思反思你最近到底在干些什么。”


 


“姐……”


这句话果然有用,林惊羽看着林素,满脸不乐意:“您别动不动就关我禁闭行不行啊?”


 


林素哼道:“那你说说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都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


 


“说。”


 


“我要说了,您可别生气。”


 


“我不生气。”


 


“我喜欢上了一只狐妖。”


 


“什么?!”


 


林素的声调一下就高了八度:“你说你喜欢上了一只狐妖?!”


 


林惊羽点头,眼神严肃,看上去不是在开玩笑。林素瞪着这个弟弟,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问道:“那人家知道吗?”


 


“……不知道。”


 


得,还是单相思。


 


林素拍拍林惊羽的头,让他从地上起来,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这样吧,你去和人家说清楚,成不?”


 


“不成!”


 


“为何?”


 


“万一……万一他……不喜欢我怎么办……”


 


林惊羽的声音越来越低,林素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说道:“没有万一!我受够了你这幅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样子,去,去和人家说清楚,林家的男儿怎能不战而败?”


 


林惊羽:“是!”


 


两日后,林惊羽御剑从洛都出发,一路疾驰,朝着狐岐山佛连洞府奔去。可是途经一个小镇时,林惊羽却停了下来,他凝神看了看这个小镇,脸色凝重起来——


 


小镇中有魅妖的气息。


 


魅妖专门化作美貌女子,在夜深时诱惑年轻男子,吸食他们的精气,害人非命,是一种极其邪气的妖怪。林惊羽在镇上打听了一阵,果然探到了有年轻男子无故消失的事情发生。大约三天前,镇上陆续有年轻力壮的男子在深夜莫名失踪,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周围的人都说是被妖怪抓走了,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小镇中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夜半时分,一醉汉摇摇晃晃走在大街上,忽然听到前方“哎哟”一声娇呼,他抬眼望去,一位美艳女子跌倒在地上,楚楚可怜地朝他伸出手,求道:“公子可否扶奴家一把?”


 


醉汉顿时心魂荡漾,忙不迭地跑过去握住纤腰将女子搂抱起来,甫一将那女子搂进怀里,一股幽香便扑鼻而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邪笑道:“小娘子,你好香啊。”


 


女子也不躲,反倒握住醉汉的手,娇声说道:“奴家住在桥头的宅子里,公子可否送奴家一趟?”


 


醉汉求之不得,索性一把打横抱起女子,说道:“当然可以,今夜我赵三就亲自送小娘子回家!”


 


只是他却没看到,那娇滴滴的小娘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桥头的府邸堂上,刚刚还十分壮硕的醉汉已经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体,那女子周身妖气四溢,正在运功间,一道剑光突然袭来,灵气浩荡,逼得她一下就退到了角落里:


 


“谁?!”


 


“你爷爷!”


 


林惊羽抬手收回宝剑,负手立于月光之下,冷声道:“无故戕害人命,该死。”


 


可这女子一见来人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便没把他放在心上,还不知死活地调笑道:“小弟弟,他们可都是心甘情愿的。你小小年纪,怕是不知男女情事,要不要姐姐教教你?”


 


林惊羽充耳不闻,信手一挥,从他袖中飞出一张黄符,直奔女子命门而去,那女子这才脸色大变——这竟是一张斩妖符!


 


斩妖符一出,千年以下的妖怪直接打回原形,一身修为化为乌有。女子一边躲一边求道:“小公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求小公子饶我一条小命吧!”


 


然而林惊羽却不为所动,那女子见这少年的脸色没有半分松动,心知自己今晚在劫难逃,索性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就算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想到这里,她不顾即将打上身的斩妖符,双目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林惊羽,尖叫一声,大厅中的地面陡然晃动起来,一阵浓烈的白烟从地底的裂缝中蒸腾而上,包裹住了整个大堂。


 


林惊羽一时不察,吸入了少许的白烟,他皱眉挡住口鼻,却听到那女子气息奄奄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解恨的笑意:“没用的,这玩意儿一沾皮肤就渗进去了。咳咳……小公子,您今晚,就尝尝爆体而亡是什么滋味吧。”


林惊羽后退两步,身体深处缓缓升起一股热浪,不到片刻,就如沸水般在他体内蒸腾开来。林惊羽暗骂一声,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转身欲走,却发觉自己被一道结界挡住了去路——


 


这结界——是刚刚白烟出来的时候……


 


这道结界有些复杂,但却并非不能解,只是需要花费些时间,若是平时,这对林惊羽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可此时他中了药,稍一催动灵力,那热浪就在他体内翻腾的更加汹涌,逼的人几乎就要发疯。


 


……


 


打开结界后,林惊羽猛地喘了口气,跌跌撞撞地扶着内墙朝着府邸外踉跄走去,那股陌生的情潮在他身体里面变得越发的汹涌,一次比一次猛烈地冲刷着他的灵脉,威力蛮横无比,几乎就要毁掉他神识里的最后一丝清明。不到半个时辰,他身上的衣物就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好几轮了,白色的里衣紧紧贴着皮肉,让人好不难受。从中了这个情毒熬到现在,林惊羽的神志已到了崩溃边缘,他死命掐着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不要失去理智,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烫,眼神也越来越迷蒙,要是再不找人疏解这情毒,他恐怕真的就要爆体而亡了。


 


可是他不想去找啊,除了那只笨狐狸,他谁都不想要……这里离佛莲洞府还有好一段距离,他今天,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小七……小七……


 


“林惊羽!”




请戳























苜诺: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易易吖😘:

阿玲:



马住!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我原谅你了”

不是鱼子酱:

“我原谅你了”这句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原谅是上帝的事,可以接受道歉但绝不原谅

奈奈:


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水,你还是走吧

好诗!

Paris:

水,你还是走吧
作为一个毫无私人感情只衡量利弊的人来说
走你一个总比走她们好多个好
这波不亏
我只想看文
毕竟他们真的比你写得好很多啊


水,你还是走吧
既然你墙头和爱好都那么多
在其他圈也那么红啊
就去其他圈发展吧
反正你那么全能
去哪里不是金子呢


水,你还是走吧
在其他写手和你之间
我觉得牺牲你还是挺值得的


我是一个无情狠心又自私的人呐
我觉得你跟他们相比你走比较好
求你了
求你了
走吧 水